5月31日,在宜春市區至袁州區金瑞鎮的一輛公交中巴車上,一名歹徒將5名乘客砍傷,當歹徒繼續舉刀要傷及更多乘客時,高三男生柳艷兵不顧自身被砍的劇痛,上前奪下歹徒手中的刀。事發後,他與另一名同學被送醫院救治,兩人因傷情嚴重,無法參加6月7日的高考。
  (6月6日《信息日報》)
  還未步入2014年的高考考場,柳艷兵就提前遇到了人生大考,在公交車上奮不顧身勇鬥歹徒,多處受傷。這個高三考生用自己的勇敢和正直給出了一個滿分答案。
  現在,柳艷兵傷勢嚴重不能參加今年的高考,有媒體呼籲能否通過保送這條渠道,幫助他實現這一人生願望?對此,筆者認為輿論太過急躁。
  當下,柳艷兵最重要的任務是養好傷,而當地媒體現在就拿出眾多“保送名牌大學”的事例予以力爭,是否操之過急?無論是汶川地震中被保送大學的四少年,還是玉樹地震中連救4人的小英雄尕瑪朋措,他們都有一個顯著標簽:抗震救災。在不可抗拒的大自然災難面前,給予非常時期表現卓越的人們以特殊鼓勵,具有極大的心理撫慰和象徵意義。
  柳艷兵遭遇的是一個歹徒,涉及刑事案件,由此而引發的人身傷害和精神損失應當依據法律追償,倘若因此保送名校,在千軍萬馬搶過獨木橋的激烈競爭背景下,或將引發一些人為的負面效應。
  當然,柳艷兵見義勇為的精神無疑值得廣泛宣傳和稱贊,但高考作為當下最公平的選拔制度,人人遵守高考規則至關重要。故而,基於公共利益和現實案例,動輒保送的口子還是慎開、少開為妙。
  社會褒獎見義勇為英雄,可以有諸多形式,賦予榮譽稱號、獎金、提供幫助等,大可不必非用保送名校作為饋贈品,妨礙教育公平。當見義勇為精神拭去了功利的塵垢,才愈顯其高潔與偉大;而高考謹守固有的紀律和規則,才愈顯其公平。
  斯涵涵
 
創作者介紹

2009

dc11dclgb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